惊蛰 39集全 杨烁/陈创


剧情

第1集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国民党为了配合美军在韩的军事部署,同时破坏我党新生政权,于1951年秘密启动“惊蛰”特别行动。毛人凤命潜伏在春城代号为“二叔”的王牌特工出任此次特别行动的总指挥。我公安局根据内线密报获悉惊蛰行动已启动,但对“二叔”此人一无所知。春城电厂举办恢复供电庆祝大会前夕,国民党空投特务秘密潜入,试图对电厂进行破坏,被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陆恺识破。省公安厅李厅长向大家传达了敌特将会实施“惊蛰”行动来破坏我党新生政权,面临严峻的形势,特成立625专案组侦破此案。同时,身为投诚人员的公安局食堂管理员曹创和国民党特务秘密接头,收到了去黑龙山的指令。公安局截获电码为1100的敌台电报,陆恺推测敌特很有可能会在接下来的电厂庆祝大会上有所动作。陆恺对电厂进行了严密部署,庆祝大会顺利结束。而此时,电厂会长崔熙正却不见了踪影,陆恺顿感不妙,才知敌人真正的目标是崔熙正本人。陆恺开车去找崔熙正,在路上遇到伏击,所幸及时碰到了崔熙正,刚准备向他解释时,发现崔熙正所乘汽车有异样,及时在汽车爆炸前将崔熙正推了出去,自己却负伤住院。陆恺的童养媳红姑突然从山东来找他,让一头雾水的陆恺不知所措。
第2集
  陆恺借与红姑闲聊小时候的事情,想证实红姑的真实身份,红姑说出好几件他小时候的糗事儿,让陆恺尴尬不已。陆恺奉命去接周雨寒,在车站遇到小偷偷抢了周雨寒的行李,两人在抓贼过程中,周雨寒对陆恺产生了好感。曹创因为做饭难吃,被一众干警指责,陆恺出头为他解难。两人喝酒谈心,回忆起死去的兄弟崔圣文。1949年春城解放前夕,陆恺收到了保密局沈阳站站长崔圣文起义的消息前去接应,而此时,国防部保密局沈阳站电讯科科长曹创截获到崔圣文将被截杀的密令,赶去救援。崔圣文路遇假解放军的堵截,所乘的汽车发生爆炸,陆恺追至车前身受重伤,赶来的曹创只来得及救起陆恺。公安局接到报案,供销社的物资在黑龙山被土匪抢了。陆恺和周雨寒前去调查,曹创也以采购蘑菇为名一同前往黑龙山。周雨寒根据现场痕迹推测劫持物资的并不是普通的土匪,而有可能是有武器装备的国民党残余部队。陆恺怀疑这可能与“惊蛰”行动有关。陆恺的敏锐引起了敌特分子的关注,毛人凤下令“二叔”尽快除掉陆恺。张倩倩误以为收到了陆恺的消息,前去公园相见,不料被杀。周雨寒负责此案,经查验枪杀张倩倩的子弹是从陆恺的配枪中射出的,陆恺有重大嫌疑,周局长下令逮捕陆恺。

第3集

周雨寒和刘宁前来逮捕陆恺,陆恺试图拒捕,在听从周雨寒的劝告后放弃了反抗。刘宁怀疑陆恺当时在国民党军统做卧底时可能已背叛了组织的一系列审问,让陆恺激愤异常,揪着刘宁的领口就要揍他。周雨寒对陆恺的杀人动机也有怀疑,周局长让两人一定要查清事实真相。周雨寒和刘宁去医院调查目击证人祁绍辉的情况,周雨寒对祁绍辉的证词产生了怀疑。等两人再返回医院去找祁绍辉的时候,祁绍辉已经没了踪影。周雨寒和刘宁开车去追,祁绍辉在中途被杀人灭口。祁绍辉的死让周雨寒更加坚信陆恺不是杀人凶手。
第4集
  周雨寒和刘宁到看守所审问陆恺,没想到陆恺如实交代罪行。心细的周雨寒越发感到事有蹊跷,回家质问周局长和陆恺之间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她,周局长欲言又止。李厅长交代周局长要好好培养周雨寒,因为周雨寒是烈士的后代。同时,周局长得知李厅长已经启用“老姨”参与到“惊蛰”任务当中。红姑因帮居委会干活晕倒住院,周局长和周雨寒等人去医院看望却不见人,红姑回来后说是想去给陆恺买东西却迷了路,周雨寒觉得她有些不正常。特务毒龙投奔黑影人(崔圣文)领导的忠义兄弟会,崔圣文怀疑毒龙加入的动机,毒龙表示可以递投名状以示诚意,成功打入忠义兄弟会内部。毒龙私下与“二叔”见面告知兄弟会的底细,无帮无派,没有中统的人。“二叔”让毒龙随时准备在看守所的捞鱼行动。曹创偷偷到看守所去探望陆恺,借机告诉他发现一可疑电台,怀疑是日本特高课间谍“麻雀”开始了活动,希望他尽快告诉周局长。随后,曹创因贪污公款一事被局里停职审查。而陆恺在看守所里发现一个奇怪的日本老头山口俊一。
第5集
  周雨寒再次审问陆恺,发觉到红姑之前的言辞漏洞。周雨寒去陆恺家向红姑了解张倩倩案发当晚陆恺的行踪,对红姑产生了怀疑。毒龙接到密电进行捞鱼行动。监狱里,陆恺被疤瘌脸等人围攻,混乱之中日本老犯人山口俊一被毒龙派出的手下劫走。然而就在这几个人带着山口俊一逃离的时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黑影人(崔圣文)带着手下半路截胡,抢走了山口俊一。周局长命令刘宁转移陆恺、疤瘌脸等犯人到省城监狱,但是在路上也遇到埋伏,陆恺和疤瘌脸逃跑,公安局张贴通缉令通缉陆恺。刘宁向周局长汇报关于山口俊一的情况,周雨寒发现了藏在办公室花盆里的窃听器。周局长意识到局里有内鬼,命令周雨寒尽快查清此事,以及杀害张倩倩的真凶。黑影人(崔圣文)得到军统电报,要其与“二叔”会面商谈收编兄弟会参加军统一事。吴四奉命见了自称“二叔”的马掌柜,马掌柜要求忠义兄弟会务必服从“国防部”命令配合惊蛰行动,并尽快安排会长亲自与其见面。
第6集
  曹创上黑龙山进行地形测绘,遭到了邱拂尘手下伪装成我党公安人员的两名特务的试探,被曹创识破。随后,曹创被局里以贪污的名义正式调离公安战线,原来曹创的真实身份就是李厅长秘密起用的“老姨”,公安局对他的驱逐是为了便于他顺利地取得马掌柜的信任。陆恺上山,凭借从疤瘌脸那里得到的潜伏证明混进了兄弟会,得知党通局军统都在招安兄弟会。山洞里,崔圣文向山口俊一追问日本人遗留的细菌武器库的下落,以及他是否有个女儿叫山口惠子。陆恺被毒龙用刑拷打,要他说实话为什么上山。陆恺死咬自己就是国民党潜伏人员,毒龙恼怒欲杀陆恺。关键时刻,崔圣文终于出现救下陆恺,并向陆恺亮明身份。崔圣文追问当年一心投诚却被炸一事,陆恺解释绝对不是共产党要置其于死地。崔圣文觉得有可能是日本间谍“麻雀”。
第7集
  崔圣文和陆恺回忆起两人在国民党共事期间,捉拿在暂编59师潜伏的中共地下党员时的情景。崔圣文当时就曾怀疑过陆恺,但无法确定。如今,陆恺念兄弟之情,动员崔圣文向我党投诚。但此时的崔圣文一心想要报仇。他把陆恺带到了山口俊一的牢房,告诉陆恺当年营救国民党军队被俘军官(闪电行动)的假情报是“麻雀”传给的“相思豆”(曹创夫人),那次行动导致26个弟兄和大嫂(曹创夫人)的牺牲。而他劫持山口俊一就是因为山口俊一知道“麻雀”的线索,他要找到“麻雀”为死去的兄弟报仇。马掌柜把与崔圣文的对话录音寄往香港。经过保密局特工分析录音得出兄弟会会长就是原保密局沈阳站站长崔圣文,代号“野狼”,毛人凤知道崔圣文手上有秘密武器库施工图,让“二叔”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得到此图。曹创在酒馆里喝酒,没想到遇见了吴香寒。二人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可被逼无奈,曹创离开了吴香寒。

第8集

邱拂尘让曹创进入崔家寻找施工图,曹创得知崔圣文还活着的消息感到吃惊。曹创拜访曹家,见到鸿涛的同学夏波(实为曹创的儿子),百感交集。红姑交到居委会的布鞋被指是偷来的,引起了刘宁的注意。刘宁在大街上抓到了偷布鞋的小五。小五交代了布鞋的买主是供销社的邱拂尘。邱拂尘找到了马掌柜说自己被公安盯上了。陆恺在树林里留下记号,虎子找来。陆恺交给虎子一个拇指大小的金属筒让其转交周局长,并调整工作计划。周局长得到关于山口俊一的进一步情报,派周雨寒去抚顺监狱调查山口俊一的档案。周雨寒在长途车上碰到了邱拂尘把布鞋交给其亲戚,引起了怀疑。崔圣文躲在崔家老宅里,向陆恺回忆起“麻雀”制造的又一桩惨案。那是当初炸毁日军细菌武器实验室的行动,却因为行动失败,崔圣文的同事吴天翔被当做活体实验对象,遭受到非人的对待。崔圣文求陆恺帮助他报仇。陆恺深知追捕“麻雀”不能成为崔圣文的个人行为,一定要得到上级领导的批准。他积极动员崔圣文投诚,并劝崔圣文回家看看。周雨寒在监狱调查山口俊一的档案,发现档案被做过手脚,似乎在隐藏某种阴谋。
第9集
  周雨寒在返回局里的路上遭特务绑架,并被特务搜走了调查山口俊一的情报密码本。但因为周雨寒独特的记录方式,特务们无法破译。陆恺得知周雨寒失踪,心急如焚。但经过冷静的分析,他明白周雨寒一定还活着。陆恺命令虎子盯紧邱拂尘,自己单枪匹马成功营救出周雨寒。周雨寒把这次的调查结果告诉了陆恺,通过审讯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和日军731部队细菌生产部部长川岛清,得知山口俊一研究制造了很多细菌武器,并有一部分就藏在东北,还得知山口俊一有一个女儿叫山口惠子。可惜资料里只有山口惠子小时候的照片,没有人见到她成年以后的模样。陆恺联想起崔圣文口中的“麻雀”,意识到“麻雀”与山口俊一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必然联系。
第10集
  陆恺向周局长汇报崔圣文已经同意自首,并对麻雀和惊蛰行动之间的联系做了推测,请求将抓捕麻雀和惊蛰行动并案。但是陆恺没有证据的推断遭到周局长的否定与批评,责令他将私人感情与工作分开。邱拂尘带来“二叔”的指示,让曹创和女大学生山兰假扮夫妻,将绘制好的黑龙山地形图送到澳门。曹创心知这是邱拂尘派人在身边监视他,他这次的任务明为国民党送地图,暗则为我党处死叛徒田原。李厅长和崔圣文见面之后,将曹创之前截获的电文交给了崔圣文。根据电报内容和时间点,崔圣文得知是“麻雀”要置他于死地,并栽赃陷害给共产党,彻底打消了心结。他当即表示了投诚的决心,主动交出山口俊一,并提出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打入敌特内部,戴罪立功。11-20集  

用手机或平板摄像头拍下或者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分享给微信好友或者朋友圈
惊蛰    39集全  杨烁/陈创的QR Cod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