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 52集全 张钧甯/张翰


剧情

第01集
熙熙攘攘的异国街头,一个长发飘飘的东方女郎快速穿梭在人群中,她的身影干练优雅,闪入了办公楼。原来,这女子名为温暖,她此行是来向昔日同事告别的。温暖人如其名,眉眼精致笑容灿烂,非常有亲和力,很受同事欢迎,大家都对她依依惜别,温暖也笑着与大家拥抱,愿日后经常联络,保持感情。另一边,在浅宇集团英国分公司,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正大步流星地走进会议室,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占南弦,一位白手起家的精英,依靠着天赋异禀,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商业神话,也就是蒸蒸日上的浅宇集团,因此被世人交口称赞。占南弦刚一露面,就对员工们宣布一件事情,自己的助理杨影已经升职为浅宇英国分公司执行总经理!大家都鼓掌祝贺,唯有员工老顾心有不甘,认为太不公平。占南弦冷冷一笑,老顾不仅工作能力平庸,还和浅宇的对手公司代中暗中勾结,如此面目可憎之人,怎能继续留在浅宇?老顾微微发抖,却拒不承认自己做过的勾当,杨影在一旁递上一份诉讼书,浅宇以收受商业贿赂起诉老顾,这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老顾无法抵赖,只能灰溜溜离开。占南弦则若无其事地坐下,准备给大家开会。此时此刻,温暖正与异性好友朱临路悠闲地喂鸽子,朱临路是代中集团总经理,一位光彩夺目的富二代,英俊潇洒,却不嚣张跋扈,反而待人温和有礼,而且,他一直爱恋守护着温暖。七年前,温暖感情受挫,备受打击,正是他带着温暖来到异国疗伤,现在,二人即将一同回国,朱临路盛情邀请温暖去代中工作。然而,温暖未置可否,七年光阴转瞬即逝,此次回国,她只是想变得更坚强勇敢,努力找回曾经的自己,并且进入浅宇工作。三个月后,浅宇上海公司内,即将展开一场总裁助理的选拔,候选人分别是圆滑的杜心同、低调的张端妍,以及刚刚回国的温暖。当进行面试时,温暖表现得很紧张,对于总裁助理的机会,她坦言感到很意外,虽然有信心做好这份工作,但却不知自己是否适合,因为自己的男朋友就是代中总经理!总监迟碧卡也愣住了,随即微微一笑,不再多言语。温暖回到家中,她靠着窗子发呆,自己怎么会脱口而出,说是朱临路的女朋友呢?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温暖心乱如麻,姐姐温柔过来与妹妹寒暄,本应亲密无间的姐妹俩,却显得有些生疏,温柔不自在地低下头,脸上流露出自责的神情,称自己不是个好姐姐。温暖如同受惊的小兽,仿佛想起一些伤心的往事,但她极力装作若无其事,还送给姐姐一块手表当做礼物。然而,当温暖看见姐姐手腕上那条深深的疤痕时,她的目光又暗淡了,温柔急忙解释道,这不过是自己失恋喝醉酒,不小心划伤的伤口,而且事发当时,温暖身在国外,不过是小事一桩。温暖迟疑地看着姐姐,感到头痛,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她好像看见温柔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手腕上涌出鲜血,旁边则扔着一把锋利的小刀。温暖神思恍惚,自己当时真的在国外吗?温柔语气坚定,但眼神却有些躲闪,似乎有事瞒着妹妹。这晚,占南弦惊叫着从梦中惊醒,他梦见自己被人推下高楼,醒来时不免大汗淋漓。占南弦喘着粗气,定了定神,开始思念一个人,时隔多年,不知她是否还会打来电话。等到天明,占南弦终于下床着装,他看着镜子里帅气的自己,暗暗鼓励道,一定要把温暖追回来!看来,占南弦所思念的人就是温暖。浅宇公司里,杜心同神情飞扬,在她看来,总裁助理非自己莫属。然而,当人事部宣布最终结果时,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胜利者竟然是温暖!此时,占南弦与浅宇集团总经理高访奔波在开会的路上,高访看着占南弦昏昏欲睡的模样,不禁打趣道,占南弦刚从英国回来,就马不停蹄的忙碌,真是一个工作狂。占南弦不予回答,高访却提起女明星薄一心,在网络上,薄一心和占南弦的感情传闻铺天盖地,实在惹眼。不过更让高访好奇的是,温暖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成为总裁助理,占南弦淡淡敷衍过去,不过是个小助理,哪有那么夸张。而另一边,朱临路也没闲着,他忙着召开董事会,研究收购阿尔法一事,巧合的是,浅宇也有此意,两家大公司必定势如水火。当占南弦和高访回到浅宇,夜色已深,两人惊讶地发现,温暖竟然还在公司里。这一刹那,温暖与占南弦四目相对,碰撞出了昔日的许多甜蜜回忆,看来,温暖七年前所受情伤正与占南弦有关!这两个有情人明明久别重逢,却都装出互不相识的样子,温暖心中百感交集,占南弦则落寞地转身离开,他站在窗前注视夜空,落下一滴眼泪。朱临路对收购阿尔法势在必行,然而,代中大权由朱临路的二叔把控,他这个总经理并没有足够资金,所以,他不得不向好友潘维宁求助,而朱临路也终于得知,温暖竟然成为占南弦助理,他心中惊讶万分。就这样,温暖正式开始工作,当她参与收购阿尔法项目时,本想有意回避,但却遭到占南弦的拒绝。中午,朱临路来找温暖吃饭,两人在餐厅遇见了占南弦和薄一心,故人见面,温暖很是尴尬,朱临路连忙将她拽走。第二天,朱临路故意给温暖送了鲜花,占南弦脸上不悦,温暖的助理丁小岱赶紧把花抱走。占南弦告诉温暖,薄一心准备宴请吃饭,温暖欣然答应,但要带着姐姐温柔。占南弦又淡淡发问,在阿尔法项目上,温暖会帮助谁呢?温暖笑了笑,这个项目是代中先看上的,凡事都有先来后到。占南弦霸道地表示,就算代中看上,自己也可以抢。温暖下班后,朱临路早就等着送她回家,温暖拧不过他,只好应允。

第2集
温暖回到家中,将繁忙的工作情况如实告诉姐姐,温柔一脸担心,她还是建议妹妹辞去工作,但这一切都是温暖自己的选择,别人无法左右。第二天一大早,朱临路就应温柔的请求,亲自来接温暖上班,但温柔本人却不见踪影。温暖并不知道,姐姐此时正等着与占南弦私下见面。温柔忐忑不安地等待占南弦,她的回忆开始泛滥,许多年前,温柔倾心占南弦,还特意表白一番,可是却遭到婉拒,也正因如此,温柔才一时想不开割腕自杀,在手腕上留下了伤痕,还被妹妹看见了这触目惊心的一幕。过了片刻,占南弦才露面,温柔直接了当说明来意,占南弦让温暖做助理,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占南弦一本正经,温暖不过是个普通员工,不必区别对待。然后,占南弦反过来询问温柔,是否知晓温暖给自己打过几个电话?温柔有些错愕,随即解释道,那是温暖在梦游。占南弦半信半疑,温柔却言之凿凿,还希望占南弦保守温暖梦游的秘密,这对大家都好。上班路上,朱临路主动提起浅宇收购阿尔法一事,温暖却闭口不提,她可不愿当商业间谍。两人很快来到浅宇门口,正好遇上占南弦,情敌之间剑拔弩张,表面却风平浪静。温暖在公司大厅遭到了杜心同的刁难,占南弦走过来解围,还带温暖乘坐他的私人电梯。电梯空间并不狭窄,占南弦却一步步将温暖逼得紧靠墙,两人之间距离亲密,温暖不知所措。占南弦先提及温柔约谈自己一事,又缓缓发问,温暖身为朱临路女友,为何要来浅宇工作?温暖将计就计,索性称自己是商业间谍,让占南弦无言以对。冷氏集团的冷如风明日抵达上海,先考察浅宇,再参观代中,占南弦将这件事交给温暖负责,还让杜心同配合。而朱临路也在摩拳擦掌,积极准备。温暖将接待冷如风的具体事项打印出来,交给杜心同,但杜心同嫉妒温暖抢了总裁助理职位,心生怨恨,竟然偷摸将资料扔进了碎纸机,彻底销毁。晚上,温暖回到家里,她嗔怪姐姐去找占南弦,温暖口气成熟稳重,自己如今有能力应付一切,当年之事也并非姐姐一人过错,所以温柔无需担心。第二天,冷如风来到浅宇,占南弦先是介绍了自己的两位合伙人,也就是浅宇的两位总经理——高访和管惕,然后,大家开始愉快会谈。冷如风对下午茶的点心赞不绝口,迟碧卡便兴高采烈地表扬杜心同。谁知,杜心同准备的点心含有花生酱,而冷如风对此过敏,把迟碧卡吓得够呛,幸亏温暖早有防备,把花生酱替换掉,才没有闹出问题。冷如风满意离开浅宇,迟碧卡厉声斥责杜心同,竟然出现这么大失误,难道没有提前了解客户喜好禁忌吗?丁小岱从旁辩解,温暖明明打印了资料,亲手交给杜心同。可是,杜心同为了逃避责任,竟然矢口否认,占南弦吩咐迟碧卡,一定要查清楚此事。冷如风继而来到代中,可朱临路的二叔及表弟朱令鸿却唱反调,故意让冷如风吃了个闭门羹,把朱临路气得直咬牙。占南弦很有先见之明,他嘱咐温暖调查冷氏集团高级顾问的资料,温暖准备充分,在会议上表现突出,得到了管惕的赞扬,温暖心中对占南弦充满了感激。在招标会上,占南弦和朱临路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占南弦技高一筹,发觉冷如风偏向于左边顾问的意见,他赶紧和温暖默契配合,查询资料,最终让浅宇取得优势,就连管惕都称赞温暖能力强大。休息时间,冷如风邀请占南弦和朱临路喝茶,坦诚表示自己在浅宇和代中之间犹豫不决,希望两位竞标人都能去英国做客,实地考察阿尔法,再做最后决定。回去之后,占南弦又在电梯里对温暖发问,询问她对竞标有何看法。温暖并无意见,占南弦却忽然转过身,靠近温暖,喃喃自语,究竟怎样能打动温暖的铁石心肠呢?温暖心中窘迫,搪塞过去,占南弦眼中如同潭水般深沉,似乎要吞掉温暖。晚上,温暖回到家,朱临路也忙不迭追了过来,兴致勃勃地描述自己如何挽回冷如风的好感。原来,朱临路和冷如风推心置腹长谈一次,他真诚表示,阿尔法项目决定代中的生死,并希望以后能长期战略合作,这才让冷如风刮目相看,最终和占南弦平起平坐,获得最后竞争的机会。迟碧卡严肃地找杜心同谈话,可杜心同还不停狡辩,迟碧卡非常生气,杜心同这才服软,为了保住工作,只能乖乖做检讨。丁小岱得知此事,便告知温暖,温暖善良宽容,不由得担心起杜心同的处境。丁小岱与温暖开玩笑打闹,温暖不慎差点滑倒,多亏占南弦及时出手抱住她,温暖慌乱之中脱口而出一声“南弦”,令占南弦又惊又喜。可是,杜心同此刻也在旁边,她心里有气,故意推了温暖一把,令她撞到电梯上。最终,杜心同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占南弦命她与新员工一同参加三个月培训,杜心同不敢违抗,便把气撒在了丁小岱头上。温暖见自己的助理受欺负,不再忍让,而是出面让杜心同向丁小岱道歉。占南弦将温暖唤进办公室,心疼地看着她胳膊的紫红,温暖目光清澈,丁小岱是个善良的女孩,自己如果不出声,她就会受欺负。占南弦盯着眼前的心上人,是啊,丁小岱像极了曾经的温暖。

第3集
占南弦给温暖下达了命令,要求她陪伴自己参加晚宴,温暖作为总裁助理,自然不能推辞。另一边,杜心同一个人在窗前发呆,想到即将跟新人们一起参加培训,她心中气愤不甘,泪流满面。此时此刻,薄一心独自饮酒,在餐厅中偶遇潘维宁,两人谈及晚上的慈善晚宴,潘维宁好奇地询问,薄一心是否会与占南弦共同赴宴?薄一心目光中闪过一丝尴尬,但依然撑着面子点头。这晚,温暖在家挑选参加宴会的衣服,却忽然收到占南弦寄来的快递盒子,温暖迟疑地接过神秘礼物,不禁一头雾水。原来,这是一件高贵典雅的礼裙,当温暖穿上它走入会场,顿时吸引了许多艳羡的目光。然而,薄一心的礼服却更占风头,她身穿一袭大红色长裙,肤如凝脂,珠光宝气,更引人瞩目的是,她还挽着占南弦的手!温暖见到这一幕,不自在地低下了头。晚宴人声嘈杂,温暖自斟自饮,占南弦悄无声息地来到她身后,主动与温暖碰杯,并且嘱咐她,一定要适应这种应酬场合,毕竟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两人正说着话,益众集团的两位总经理——潘维安与弟弟潘维宁走了过来,占南弦连忙向他们介绍温暖。薄一心瞧见这一幕,故意拉着温暖走到僻静的角落,她表面上满脸笑容,实则是向温暖宣誓主权,让温暖离占南弦远一点。其实,从少年时代开始,薄一心就暗恋占南弦,无奈南弦眼中却只有温暖,让薄一心受尽冷落,如今,她自然要紧紧抓住这个男人,不让温暖有可乘之机。晚宴的舞池中,一对对俊男靓女翩翩起舞,占南弦搂着薄一心的腰,朱临路扶着温暖的肩膀,步伐摇曳,窈窕生姿。朱临路看得出来,温暖因为占南弦而心不在焉,他索性跟温暖打个赌,故意将温暖推入占南弦怀抱,以试探占南弦的反应。温暖还没回过神来,整个人已经陷入了占南弦的怀抱,那一刻,他们四目相对,默契起舞,一举一动颇为亲密,简直是恩爱的一对璧人,令舞池中其他人目瞪口呆,被冷落的薄一心更是脸色难看。一曲终了,占南弦才放开温暖,继续与一心跳舞,温暖呆呆地站在舞池中,一个人走了出去,朱临路连忙跟在后面。夜静如水的庭院里,温暖嗔怪朱临路,总是喜欢玩无聊的把戏。朱临路沉默片刻,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自己不希望温暖留在占南弦身边。温暖甜甜地笑了,风流倜傥的小路总,难道会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吗?朱临路被噎的哑口无言,一气之下干脆跟着另一个舞伴回到会场,不再理会温暖。朱临路离开后,占南弦悠悠走到温暖身边,带她返回屋内,薄一心站在楼上看着,她心里清楚,占南弦就是放不下温暖。薄一心感到很苦闷,忍不住借酒消愁,潘维宁款款走来,他一直倾心于薄一心,甘愿为她赴汤蹈火,可薄一心却不领情,爱情本来就无法勉强。第二天,温暖与占南弦共舞的照片传遍网络,丁小岱忍不住缠着温暖,七嘴八舌地打听八卦。高访来找占南弦,他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占南弦与温暖是否早就相识?占南弦索性不再隐瞒,坦诚相告,温暖就是自己的初恋!高访这才恍然大悟,茅塞顿开。冷如风动作不断,刚宣布让浅宇和代中进入下一轮,又将标价提升了百分之二十,高访认为浅宇应该量力而行,但占南弦势在必得,他一定要拿下阿尔法,两人意见不统一,一言不合便争吵起来。另一边,朱临路也在为了筹集资金想尽千方百计,尽管力量有限,也要尽力与浅宇一搏。温暖受寒感冒,占南弦送来感冒药,丁小岱为温暖冲好后才下班,谁知在大厅遇到了管惕,谈及附近新开的烤肉店,两人便兴高采烈地一同去品尝,酒足饭饱后,管惕兴致勃勃地给丁小岱讲起自己和占南弦、高访一起创业的故事,想当初,他们三人也是历尽千辛万苦,才创立了如今的浅宇。丁小岱托着下巴,听得很入迷。朱临路约温柔吃饭,他愁绪万千,代中现在的资金缺口太大,前景不容乐观,而温柔是融资高手,所以,朱临路需要温柔的帮忙。夜色渐深,朱临路开车送温柔回家,谁知正好看见占南弦也送温暖回来,朱临路脸上扬起一丝不悦。温柔打开家门,看见妹妹正在吃泡面,她义正辞严地叮嘱温暖,不要夹在占南弦和朱临路之间,否则只会引起尴尬。薄一心继续向占南弦献殷勤,来到他的办公室苦等,准备送上精心挑选的礼物。温暖为一心送咖啡,无意中发现薄一心在翻阅占南弦桌上的资料。温暖深觉不妥,这些资料毕竟都是机密文件,薄一心看出温暖的顾虑,但却没有让步,气焰依旧嚣张。这时,占南弦开完会回来,薄一心马上笑脸相迎,温暖知趣地转身出门。当薄一心准备离开浅宇时,偶然遇见杜心同,于是,杜心同便挑拨离间,很快与一心达成协议,只要杜心同把温暖赶出浅宇,一心就助她重攀事业高峰。为了尽快将温暖赶走,薄一心准备加以陷害,她将浅宇关于阿尔法的标底交给潘维宁,再由潘维宁透露给朱临路,最后,薄一心打算将这罪名栽赃到温暖头上,在她看来,就算浅宇利益受损,也不能让自己的爱情受到威胁。很快,冷如风召开会议,准备宣布阿尔法项目最后的赢家。

第4集
冷如风终于宣布收购阿尔法项目最后的赢家,那就是代中集团!此言一出,占南弦和温暖十分错愕,只能看着朱临路洋洋得意地离开,在临走时,朱临路还让温暖向温柔致谢,这句话马上引起了管惕等人的警觉,难免怀疑温暖是否对浅宇不忠,可怜温暖明明无辜,却没办法分辩。晚上,温暖给姐姐打电话,询问温柔是否帮助朱临路做融资,得到肯定答案后,温暖也没有责怪姐姐,她只是很担心占南弦,为阿尔法呕心沥血,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该有多难过呢?为了宽慰占南弦的心情,温暖主动邀请他散步,两人漫步在英国街头,回忆起昔日的少年时光,是那么遥远,又是那么美好,难以忘怀,他们难得地欢声笑语,坐着船摇晃在水面上,共同品尝异国美食,为了参加冷如风举办的下午茶会,占南弦还特意为温暖挑选了漂亮的礼裙。许多年前,还是少女的温暖和少年占南弦也是如此,嬉笑打闹,玩耍出游,那时的他们没有烦恼,只有相爱的甜蜜。在茶会上,温暖听说阿尔法的核心科研人员王教授离职了,她心中惊愕,占南弦瞧出温暖心不在焉,便拉着她外出散步。很快,朱临路也得知王教授离职的消息,他大惊失色,自己花费了大量资金和精力,结果却收购了一个空壳公司!朱临路忍不住质问冷如风,但冷如风句句在理,朱临路无计可施。另一边,占南弦倒是春风得意,他与温暖惬意出游,还买下了温暖早就看中的耳环,作为礼物,两人在和煦的阳光下愉快聊天,占南弦很好奇,温暖在英国的七年是如何度过的?可温暖不愿提起,在她看来,有些事只有忘了才是最好的。占南弦继续追问,温暖是否已经将彼此相爱的一切抛之脑后?温暖的眼中流露出璀璨的光芒,她并没有忘记。占南弦抑制不住自己,吻住了温暖的唇。朱临路吃了个大亏,只能借酒消愁,谁知在酒吧碰见了占南弦和温暖。朱临路瞪着占南弦,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就在代中收购阿尔法之后,王教授就莫名其妙地离职了,这难道不是占南弦做的手脚?占南弦不屑一顾,根本不愿搭理朱临路,而温暖却对南弦起了疑心,怀疑他在暗中做手脚。其实,这一切正是占南弦与高访、管惕的杰作,他们故意用激将法,使朱临路买下了没有技术支持的阿尔法,赔了夫人又折兵。高访给温暖发了一份合同,需要占南弦在上面签字,当温暖拿着合同走到南弦办公室门口,正好听见南弦与薄一心的谈话。原来,薄一心将浅宇标底透露出去,都是占南弦一手策划,目的就是迷惑代中,让朱临路买下阿尔法。温暖心中涌过惊涛骇浪,但表面依旧不动声色。温暖回到家里,失望和落寞涌上心头,与占南弦在英国度过的快乐时光,此刻看来竟如同梦一场,他是那么精明,那么功于心计,怎会沉浸于情爱之中。这时,温暖恰好听见温柔和男友吵架,她更加觉得男人不可靠,为了缓解心情,温暖打算趁着周末,约姐姐一同逛街,放飞自我。第二天,温暖和温柔开开心心地逛街,一边试衣服一边吃冰淇淋,温柔忽然想起来,朱临路最近都没有露面,她便拨通了朱临路的电话,得知他正在玩儿卡丁车,姐妹两人也兴致勃勃地赶了过去。就这样,三人共同玩耍后,又一起吃饭,温柔还撺掇妹妹与朱临路合照,并故意将合照发到了朋友圈上面,温暖本想阻止,但却来不及。此时,占南弦本想跟温暖一起加班,但却迟迟不见温暖的身影,他正在失落,忽然看见朋友圈的合照,占南弦醋意大发,心中不悦。

第5集

工作周而复始进行,这天,迟碧卡向温暖转达占南弦的意思,由于最近工作繁忙,温暖必须在周末加班处理益众的案子,但会给出三倍日薪,作为补偿。温暖身为浅宇的员工,自然不会推辞,但丁小岱却认为,她宁愿不要这高昂的加班费,也要拥有珍贵的周末时光,逛街约会,方才不辜负大好韶华。占南弦与高访一起吃牛排,占南弦情绪明显很低落,高访好心提醒他,温暖现在的工作量非常庞大,可别把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给吓跑了。占南弦对此很有把握,人一旦闲下来,才会无所事事胡思乱想。高访嘴角露出一抹坏笑,占南弦怕不是看见了朋友圈里的合照,才对温暖“严加看管”吧?看来,占南弦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温暖留在身边。薄一心与潘维宁在高尔夫球场偶遇,为了亲近美人,潘维宁毛遂自荐教导一心打球,一心天资聪颖,在潘维宁的指导下,很快掌握要领,打得十分出色。休息时间,两人一边喝果汁,一边闲聊天,潘维宁喃喃自语,要不是自己把标底透露给朱临路,朱临路也不会贸然收购阿尔法,事到如今,自己真是无颜见好友。薄一心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但却装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潘维宁不愿怀疑自己的心上人,他选择无条件相信一心,更重要的是,潘维宁希望一心得到真正的幸福。潘维宁在薄一心的示意下,给温暖送了许多鲜花,温暖一头雾水,吩咐职员将花送回去,占南弦见到这一幕,不禁又打翻了醋坛子,他醋意大发地调侃温暖,在朱临路和潘维宁之间来回摇摆,魅力还真是不可抵挡。温暖这几天心中也不爽,自从她无意间听到占南弦与薄一心的谈话,就对占南弦充满意见,感觉自己被这二人耍得团团转,所以,温暖没好气地顶撞了占南弦几句,但占南弦并没有恼怒,反而一脸释然。温柔的男友提出分手,温柔感情受挫,在酒吧喝得酩酊大醉,温暖和占南弦一同去接她回家。温柔醉眼朦胧,将占南弦误当做朱临路,她不禁发了一通牢骚,抱怨朱临路太怂了,喜欢温暖却不敢说出来,而且还到处传绯闻,搞暧昧,归根结底,温暖心中的人根本不是朱临路。占南弦站在一边,听着温柔的“酒后吐真言”,他心中暗喜,看来温暖与朱临路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占南弦将温家姐妹送到家门口,朱临路早就在这里等待,两个情敌一见面又开始斗嘴,温暖赶紧阻止二人,并且向占南弦道谢,占南弦露出狡黠的笑容,他庆幸自己今晚帮忙,这才从温柔口中听到了许多有趣的真相。占南弦在家里跑步,薄一心打电话约第二天一起吃午饭,占南弦欣然应允,薄一心挂掉电话后,回忆着温暖与占南弦在一起的样子,她便默默告诫自己,绝对不能认输,然后,一心又拨通了潘维宁的电话,她要继续利用这个男人来对付温暖。第二天早上,温柔缓缓醒来,发现朱临路睡在沙发上,温柔这才知道,自己昨晚都喝断片了,哭闹不止,朱临路实在不放心,这才留下来帮忙照顾。温暖正在工作时,潘维宁打来电话,约一起吃午饭,温暖不方便推辞,只能前往,谁知“偶然”遇到了占南弦和薄一心,四个人面面相觑,没有互相打招呼,但心里却打着各自的小算盘,占南弦知道,益众真正的当家人是潘维安,潘维宁不过是个挂名的董事,但他能把其中的关系处理得圆滑妥当,说明此人很不简单。午休结束后,温暖给占南弦送文件,却看见薄一心和占南弦卿卿我我,温暖难免有些失落,薄一心却洋洋得意,认为自己占了上风。薄一心与潘维宁见面,她很感谢小潘总屡次帮忙,潘维宁淡淡一笑,只要是薄一心的吩咐,他都会赴汤蹈火。不仅如此,潘维宁还给一心出主意,只要占南弦遭到了实实在在的背叛,就会对温暖彻底死心。夜色渐深,占南弦与温暖还在加班,于是,南弦带着温暖来到一家小饭店,那是他们上学时经常光顾的小店,店里的设施都没有变,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温暖胃口不好,吃不了几口便撂了筷,占南弦劝告温暖,离潘维宁远一点,但温暖却不以为然,她不愿让别人插手自己的生活。占南弦见她性子倔强,便准备打个赌,看看温暖心中的朋友们,到底是不是真情实意。

用手机或平板摄像头拍下或者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分享给微信好友或者朋友圈
温暖的弦 52集全  张钧甯/张翰的QR Cod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