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 52集全 张钧甯/张翰


剧情

第16集
温柔尽管对留睿有好感,但还是不愿投入真感情。温暖忍不住问姐姐,是否因为当年的事情存有心结。温柔不愿提起往事,反而语重心长地询问妹妹,整天忙着工作和加班,什么时候能把重点放到私人生活上呢?温柔的生日愿望很简单,她只希望温暖能够开心,早日找到真正的幸福。温暖只好点点头,答应不让姐姐的愿望落空。姐妹俩举杯畅饮,共度美好夜晚。另一边,占南弦静静地站在窗前,他反复回忆着温暖与朱临路亲密的样子,心中感到异常沉重。而温柔和温暖此时已经喝得醉意朦胧,温柔一抬眼,看见桌上放着陌生的礼品袋,她不禁好奇,这是谁送来的礼物?温暖如实回答,温柔敏锐地察觉到,朱临路和占南弦一定又碰到了,让温暖在中间受夹板气。温柔忍不住询问妹妹和占南弦到底什么情况,温暖的情绪很低落,温柔自顾自地为朱临路说起话来,她认为妹妹与朱临路在一起时很开心,反而与占南弦在一起时经常哭泣。温暖哭笑不得,她郑重地告诉姐姐,自己和朱临路之间没有可能。温柔便也不再多管,只要温暖不再逃走,她会依着妹妹的意思。第二天,温暖和小岱一如既往上班,却看见占南弦和薄一心亲密地挽着手走进来,一心身上还穿着南弦的西服,温暖心里吃醋又难受,但只能装作若无其事。朱临路召开代中的骨干大会,他在会上点名研发部要开拓思维,朱令鸿感到很不满,出言讽刺朱临路花重金聘请被浅宇开除的郭如谦,朱临路根本不把朱令鸿放在眼里,他大方表示,英雄不问出处,只要有能力,代中就都会接受。然后,朱临路还正式宣布,让郭如谦进入代中研发部的核心团队。薄一心离开占南弦办公室时,换了一身衣服,丁小岱八卦地与温暖讨论一心换衣服的理由,温暖沉默不语,却忽然接到占南弦电话,南弦给温暖布置了新的工作任务,温暖坦然接受,还替温柔转达谢意,占南弦一脸生疏,温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转身离开。温暖走出门,不小心将资料洒落,高访帮她捡起来,无意中看见资料的客户名单都是代中准备签约的重点客户,于是,高访便去向占南弦问个究竟。其实,高访很清楚,占南弦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温暖,自从阿尔法项目开始,他就有意与代中为敌。占南弦目光深沉,在他看来,自己与温暖谈恋爱后,把温暖宠得无法无天,所以她才会越来越任性。高访也很好奇,占南弦当初为何与温暖分手?而占南弦自己也不明白,温暖当年为何会那么决绝,却连分手理由也不肯说,直到有一天,占南弦看见温暖上了朱临路的车,也正是从那天开始,南弦暗暗发誓,一定要比朱临路强,要把失去的东西双倍地拿回来。高访对这个理由感到难以置信,温暖怎么看也不像是嫌贫爱富的人。高访还告诉南弦,朱临路最近在招兵买马,招了许多人才,占南弦表示,朱临路收留郭如谦,不只是为了卖温暖一个面子,也是为了更大的野心。这一次,占南弦决定对代中毫不留情,展开商业上的战争。温柔给朱令鸿送去研发部的经费预算,但朱令鸿还为郭如谦的事情生气,干脆不予签署,温柔一头雾水地去找朱临路,朱临路解释到,自己最近挖了很多技术人员,目的就是为了慢慢架空朱令鸿,所以他的脾气才会那么大。温柔恍然大悟,继而提起昨晚占南弦来家里的事情,朱临路好奇心顿起,他询问温柔,如果自己和占南弦打起来了,温柔会帮谁?温柔很明白,朱临路所说的“打架”指的是商业上的尔虞我诈,她只希望朱临路和占南弦无论怎么斗,都不要把温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留睿在公司里对温柔态度亲近,还直呼她的大名,温柔很是无奈,郑重地让留睿回到工作岗位上,不要说一些有的没的,留睿不禁感叹道,女人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温柔独自回到办公室,没想到留睿还是喋喋不休地发微信过来,温柔只觉得自己的理智和感情几乎要分裂了,她感到自己已经不受控制了。温柔甚至偷偷从门缝里观察留睿,她进退两难,如果留睿是动真格的,自己恐怕真要动心了,而倘若自己动心后,留睿不是认真的,那又该怎么办呢?薄一心与占南弦吃饭,原来,有疯狂的粉丝纠缠一心,占南弦才带她回浅宇换衣服,好在这个人已经被抓到了,占南弦安慰一心,以后可以好好生活。薄一心过几天就要进剧组拍戏,占南弦嘱咐她注意身体,并且多加小心。原来,薄一心新戏的投资人是潘维宁,占南弦对此人很是警惕,他认为潘维宁在摆布利用一心。可薄一心却不以为意,占南弦冷笑着,其实最危险的人,并不是张牙舞爪的人,而是那些表面上温柔可亲的笑面虎。晚上,潘维宁来找薄一心,关切地询问她被粉丝骚扰的事情,薄一心记着占南弦的话,对潘维宁保持着距离,并且划清了界限,自己和潘维宁之间只不过是朋友关系。潘维宁笑了,一心对自己闲来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这倒是像极了占南弦对待一心的态度。潘维宁苦苦证明,自己才是真正对一心好的人,可薄一心根本不领情。当潘维宁离开后,薄一心开门回家,她没有注意到,一个男子正悄悄注视着她。薄一心翻开旧相册,里面都是年少的她与父母的合影,薄一心不禁陷入回忆。

第17集
在浅宇内,占南弦早早来上班,询问温暖工作进展。温暖一本正经地走到南弦面前,那些客户状况还需要继续跟进落实,因为客户反映的需求跟温暖手中的资料落差很大。占南弦的目光变得多疑,温暖这是在质疑自己的分析能力,还是想从客户那里听到实话呢?温暖轻轻地笑了笑,她相信自己的分析能力。占南弦语重心长,希望温暖以后能够更全面、更深入地分析问题。丁小岱为管惕准备了爱心便当,令管惕赞不绝口,唯一不足的就是菜品太素了。丁小岱满脸欣喜,她愿意经常为管惕做美味的便当,管惕连连摆手,哪里好意思让小岱这么麻烦。小岱嘟着嘴,最近办公室的气氛实在太奇怪了,温暖和占南弦都是冷冰冰的,让小岱也很不自在。占南弦与高访、管惕一起玩篮球,管惕好奇地询问南弦,为何最近与温暖的心情都不太好,占南弦不愿回答,冷冰冰地警告管惕,有心思在这里八卦,倒不如看好研发部,免得被挖墙脚。管惕大吃一惊,这才知道朱临路本来想在浅宇挖人才,好在占南弦早有防备,才没有误事。管惕对自己的手下则很是放心,这些属下都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朱临路想挖墙脚,尽管放马过来!薄一心拍摄新戏,她隐隐约约觉得有人跟踪自己,便心神不宁,在与助理聊天选衣服时,一心无意中瞥见楼下一个男子的背影,她突然觉得很眼熟,随即感到头晕目眩,身体不适,让助理很是担心。这时,助理也才猛然想起,这男子刚才也出现在片场,看起来十分奇怪,鬼鬼祟祟,恐怕会对一心不利。助理本来想将此事告诉公司或者占南弦,可却被薄一心阻止了,她似乎有难言的苦衷。朱临路在公司加班,温柔贴心地给他买了夜宵,两人谈起温暖最近的状况,温柔不禁嗔怪道,既然朱临路如此担心,为何不亲自去问温暖呢?温柔只好告诉朱临路,自从自己的生日之后,温暖就一直闷闷不乐,也不爱说话。朱临路感叹道,看来占南弦还是能左右温暖的情绪。于是,朱临路准备等研发部安定下来后,再去好好照料安慰温暖。第二天,朱临路与父母一起吃早餐,父亲嘱咐朱临路,对待二叔要得饶人处且饶人,母亲则很关心儿子的感情状况,还让朱临路带温暖来家里吃饭。朱临路只好搪塞过去,让父母别操心自己的爱情。正在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时,朱临路忽然接到手下电话,浅宇抢了代中的很多客户,这次事情恐怕很棘手!另一边,温暖正按照占南弦提供的资料,与客户们紧锣密鼓地见面协商工作,她并不知道,自己努力工作,结果却抢了代中的客户。其实,温暖也很疑惑,自己与这些客户谈判时,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代中,这是为什么呢?于是,温暖对占南弦说出了心中的疑问,南弦没有说实话,只是称客户们不过是货比三家罢了。温暖虽然疑虑,但也没有继续说什么。此时,温柔跟朱临路抱怨,占南弦这次太狠了,一下子抢走代中这么多客户,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朱临路咬牙切齿,占南弦不会永远占上风的。晚上,温柔疲惫地回到家,跟妹妹继续抱怨占南弦的所作所为,温暖这才知道,占南弦吩咐自己做的工作,其实就是抢代中的客户!占南弦来探薄一心的班,一心助理无意中又看见了那个奇怪的男人,她便将这可怕的事情告知南弦,占南弦准备找人调查清楚。丁小岱给温暖带了亲手做的点心,还给温暖看八卦头条,正是占南弦探班一心的新闻,丁小岱花痴般地感叹,薄一心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温暖不悦地打断小岱,她的心情坠落到谷底。这时,占南弦终于来上班了,温暖气势汹汹地去兴师问罪,责问占南弦为何欺骗自己,又为何抢代中的客户?占南弦慢条斯理地回答,生意归生意,不存在抢夺。温暖很清楚,占南弦就是在报复朱临路!占南弦的目光越来越冷,他下达的每个指令都是商业目的,不过是公平竞争而已。温暖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南弦的眼睛,她决定退出,不参与这个商业游戏!占南弦叫住温暖,他很想知道,如果今天不是抢代中的客户,温暖是否还会如此激动?温暖沉默不语,占南弦理直气壮地表示,一切能者居上,代中是一块肥肉,就算自己不抢,别的公司也不会视而不管。而且,这种无情和霸气,是占南弦七年前从温暖身上学会的。七年前,当温暖头也不回地离开时,占南弦苦苦哀求,低声下气,可温暖仍然不为所动,还上了朱临路的车,这让南弦伤透了心,也让他变得理智、冰冷、强大。事到如今,占南弦还是很想知道,温暖当时为何要提分手?温暖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年轻时候的感情不就是这样,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何必非要问出个结果?占南弦伤心地叹了口气,自从温暖不告而别,自己的人生就走向谷底,现在,这刻骨铭心的一切都被温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掩盖了,该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啊。占南弦自感失落,温暖也不做解释,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第18集
夜色渐深,温柔加班后开车回家,留睿则骑着摩托跟在她旁边,温柔故意加速,可留睿始终跟随,最后,两人在路边停下,留睿笑着告诉温柔,自己其实是顺路,所以彼此才会“偶遇”。温柔心知肚明,留睿的家根本不住在这边,她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与留睿之间只能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别的不可能存在。温柔说完,转头要走,留睿不甘心地挽留,前几天自己陪温柔过生日的时候,两人明明那么开心,为何现在要把自己推得那么远?温柔见他不肯放弃,便带留睿来到一家酒吧,她云淡风轻地表示,自己每次失恋都会来这家酒吧买醉,说着,还开了一瓶好酒。温柔坦诚告诉留睿,自己与前男友是同事,分手时闹得很不愉快,从那以后,自己就不会再和同事谈恋爱,更别提是年纪轻轻的留睿。温柔对自己的感情已经失去信心,她觉得自己每次爱得风风火火,却都是冷冷清清收场。留睿一针见血地指出,温柔其实从没认真地投入一段感情,因为她怕失败和犯错!温柔并不认可留睿的话,她似乎已经预见到,如果与留睿谈恋爱,一定不会幸福,那又何必执着呢?留睿哭笑不得,温柔连试都没试,怎会知道不幸福?温柔固执己见,仰头喝下一杯酒,她还是要与留睿保持上司和下属的关系。温柔起身要走,留睿却一把将她拽到怀里,吻住了她的唇,酒吧里众人开始起哄,温柔又羞又恼地离开。朱临路试图挽回客户,可无济于事,温暖过来找他,并真诚地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浅宇在抢代中的客户,否则自己也不会卖力去谈。朱临路很善解人意,做生意就是如此,你争我抢,他希望温暖不要放在心上。温暖见朱临路轻松的模样,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便张罗着请客吃饭,朱临路狡黠地一笑,开玩笑称,准备点一些贵的菜肴。而另一边,占南弦在家中对着一幅拼图出神,拼图上是背靠背的少年少女,像极了少年占南弦与少女温暖。第二天,温暖出乎意料地向占南弦递交了辞职报告,南弦惊讶之余也很生气,以温暖没有提前辞职为借口,不允许她离开。温暖执意要走,占南弦的口气也严肃起来,温暖到底把浅宇当成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仅和朱临路纠缠不清,还跟自己搞暧昧,现在玩儿不过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吗?温暖语气冷淡,外界一致认为南弦与一心是一对儿,那自己有什么资格与占南弦暧昧呢?退一万步讲,跟谁搞暧昧也是自己的私事。说罢,温暖头也不回地离开,占南弦气得扔掉了辞职报告。丁小岱与管惕在饭馆里偶遇,管惕这才知道,温暖竟然要辞职!小岱不希望温暖离开,便请求管惕帮忙求情。此时,神秘男人仍在跟踪薄一心,助理担心不已,只好告诉一心,自己已经把此事告知占南弦。薄一心很是生气,赶紧打电话给南弦,让他别插手此事。占南弦放心不下,等忙完了工作,他会前去探望一心。占南弦心不在焉地与高访、管惕打台球,三人聊起温暖辞职一事,管惕建议南弦把话解释清楚,明明是代中在四处挖人,所以浅宇才赶紧抢客户。高访也庆幸道,多亏占南弦早有察觉,抢了一些重要客户,浅宇与代中势均力敌,才不至于落于下风。温暖失魂落魄地回到家画画,不小心将瓷器打碎,她呆呆地注视着碎片,它们就像感情一样,一旦碎掉了,就不可能再复原。温柔听到动静上楼查看,这才发现温暖竟然在偷偷吃药,温柔十分诧异,温暖胡乱解释道,自己吃的不过是维生素罢了。第二天,温柔等温暖离开后,赶紧上楼查看,原来温暖吃的根本不是维生素,而是安眠药。朱令鸿在会上向朱临路发难,责问他身为总经理,怎能让浅宇频频抢走代中客户,还讽刺朱临路只会挨打,不如让贤。朱临路不急不恼,自己比朱令鸿熟悉公司业务,在没有分出胜负之前,希望朱令鸿不要太猖狂。会议结束后,朱令鸿向父亲朱邑抱怨,朱临路最近动作太大,简直要把研发部大换血了!朱邑恨恨地自言自语,绝对不能坐以待毙。由于浅宇还没有批准温暖离职,温暖暂时还是去上班,高访将文件资料交给温暖,可温暖却一直推辞。高访无奈,温暖与占南弦的事情,终归要他们自己解决,旁人还是无法插手。温柔不放心地告诉朱临路,温暖最近在吃安眠药,朱临路很是头疼,他想了一个办法,但需要温柔积极配合。晚上,朱临路约温暖见面,还美滋滋地给她分享音乐,并带着温暖一同运动跑步,温暖运动得气喘吁吁回到家,温柔感到很欣慰,妹妹运动乏累,就会一觉睡到天亮了。温柔还嘱咐温暖,如果觉得睡不着,就过来找自己聊天。温暖不禁笑道,姐姐如今倒像个老年人一样。温柔喋喋不休,拿出一张健身卡给温暖。

第19集
温暖拿着姐姐的健身卡,开始勤奋地跑步锻炼,却在健身会所意外遇到了薄一心,两个女人一见面,便如同看不见硝烟的战争,薄一心更是得意地炫耀自己和占南弦的关系。正在这时,一直跟踪一心的神秘男子忽然现身,薄一心脸色大变,对温暖谎称这是自己粉丝,然后拽着男子离开。薄一心与男子走到僻静的角落,男子唯唯诺诺,自己不过是想来探望一心。谁知,薄一心的目光异常冰冷,她的思绪飘回了许多年前。原来,这神秘男子是薄一心的父亲,在许多年前,父亲酗酒成性,把好好的家庭搞得支离破碎,一心和母亲过得十分凄苦。所以,薄一心对父亲恨之入骨,并不愿认下这份亲情。回忆到这里,薄一心的眼眶忍不住红了,她一字一句地质问父亲,当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时,父亲又在哪里?说罢,一心掏出一叠人民币,生硬地塞到父亲手里,她只希望父亲不要再继续纠缠自己。然而,父亲说什么也不肯接受,父女俩在撕扯间,薄一心不慎跌倒,脚踝和手臂都有扭伤。温暖在会所内发现薄一心受伤,她天性善良,见不得别人受苦,便主动提出陪伴一心去医院。当医生为一心缠绷带时,占南弦匆匆忙忙赶到,他一脸焦急地冲到一心身边,根本没看温暖一眼。温暖感到很不自在,正好朱临路打来电话,温暖便给他发了定位,两人一同离开。占南弦呆呆地望着朱临路亲昵地搂着温暖的肩膀,心中很不是滋味,他转而询问一心,是否看清神秘男子的长相。一心云淡风轻地笑着,称自己并未看清。温暖看得出来,朱临路刚才是故意在占南弦面前“秀恩爱”,她便出言劝阻临路的行为。朱临路马上换了话题,希望温暖去拜访自己的父母。温暖这几天恰好有空,便爽快地答应了。此时此刻,薄一心正依偎在占南弦的肩膀上,她抱着南弦的胳膊,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不让他离开。占南弦闲得无聊,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旧相册,刚准备翻开,薄一心连忙夺下来,谎称是粉丝送来的礼物。占南弦没有多想,待了片刻后离开,而薄一心仍然忐忑,生怕南弦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不堪的父亲,更怕被外界知晓自己的家庭背景都是假造的。这晚,温暖睡意全无,挣扎在感情的漩涡中,而占南弦也是如此,他告别一心后,便开车来到温家门口,默默地停驻,望着温暖房间的灯光,心里千思万绪。第二天,占南弦主动向温暖道谢,感谢她送一心去医院。温暖态度冰冷,不管换了谁,都会这么做的。然后,温暖将工作的后续一一安排妥当,她坚持要辞职,并且把占南弦曾送给自己的石头印章带来,准备归还。占南弦彻底被温暖的举动激怒了,他本来还打算放代中一马,既然温暖执意要走,占南弦也不再留情,他怒气冲冲地声明,朱临路和温柔就算拼尽全力加班工作,也于事无补!面对占南弦的气焰,温暖仍不低头服软,反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南弦的办公室。其实,这枚石头印章对占南弦来说意义重大,在七年前,他曾费尽心思做了这个礼物,在上面刻了“温暖的弦”四个字,将二人的名字包含其中,而如今,这印章静静地摆在南弦的办公桌上,刺痛他的心。高访过来与南弦谈心,他忍不住提醒好友,媒体总拍到南弦与一心的亲密照片,这难免让温暖难受。占南弦倒是问心无愧,因为他从未正式承认过自己和一心的关系。而且,南弦还误会温暖,他认为在温暖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卑鄙的商人。丁小岱与管惕在一起聊天,她十分不愿温暖离职,如果以后换了一个凶巴巴的总裁助理,自己的日子该怎么过呢。管惕信誓旦旦地承诺,会向着丁小岱,还将自己与小岱的关系称之为难得的友情。丁小岱以为管惕太过于害羞,不敢表达爱情,才用友谊当幌子。郭如谦在代中工作时遇到了难题,朱临路表示大力支持,可却遭到了朱令鸿的质疑。朱令鸿认为朱临路这是在收买人心,可临路并不将他放在眼里,而是兴致勃勃地给温暖打电话,准备请客吃大餐。温暖本来要推辞,可朱临路却告诉她,是自己的父母极力邀请。温暖只好欣然应允。温柔在公司里泡咖啡,留睿贴心地过来嘘寒问暖,却遭到了温柔的冷眼。不过巧合的是,温柔与留睿的手机铃声竟然是同一首儿歌,让温柔哭笑不得。

第20集
温柔板着一张脸坐在办公室里,她喃喃自语,怎么会跟留睿的手机铃声一模一样呢?温柔下意识要赶紧换铃声,朱临路忽然走进来,他早就看见留睿和温柔刚才的窘态,不禁开起了温柔的玩笑,温柔只好如实倾诉心中的烦恼,自己现在真不知道该拿留睿怎么办。朱临路坏笑起来,让温柔拿出叱咤风云的气魄,他还得意洋洋地宣告,自己已经成功将温暖约到家里吃饭,希望能促进感情。朱临路在临走前,还特意嘱咐温柔,千万不要被以前的事情束缚,要勇于追求新的幸福。温暖来到朱临路家里,朱母亲切地挽着温暖的胳膊,朱父则让她赶紧吃菜,一家人都对温暖无比热情,在这种温馨的家庭氛围下,温暖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她不禁想到,朱临路能有这么美满的家庭,真的很幸福。另一边,占南弦与高访、管惕一起吃饭,管惕提起温暖辞职一事,占南弦则话锋一转,询问管惕是否与小岱在谈恋爱。管惕急忙否认,丁小岱是自己研究机器人女友的最佳模板,何来谈恋爱一说?高访也在一边旁敲侧击,如果管惕不喜欢小岱,就千万别去招惹。管惕似乎是个榆木疙瘩,在他看来,丁小岱是个非常单纯的女孩子,总是喜欢对自己傻笑,但自己不过是为了研究,从未往男女情感上动心思。占南弦和高访都哭笑不得,丁小岱恐怕早都把管惕当成男朋友了,两人给管惕支招,如果管惕真的不喜欢小岱,就不要给她希望。温暖在朱家参观朱临路的房间,发现一沓厚厚的机票,朱母笑着告诉温暖,朱临路每次去英国都兴高采烈,而且还专门去看温暖,哪怕只有两天时间,他也无怨无悔。温暖恍然大悟,朱临路总是说出差顺路探望自己,原来一切都是有意为之!朱母继续喋喋不休,当温暖刚去英国时,朱临路毅然决然地放下了手里的一切,专门去照顾温暖,所以,他对温暖是真心实意的。朱母真情实意地说道,希望温暖成为朱家的一份子,然而,温暖并没有这个意思。当温暖准备婉言拒绝朱母时,朱临路忽然冒出来打岔,他故作轻松地岔开话题,但心里却异常沉重,朱临路心知肚明,温暖的未来里根本没有自己的身影。晚上,朱临路送温暖回家,他半开玩笑地告诉温暖,父母随时都愿意迎她过门。温暖不忍见临路再为自己付出,她想彻底划清界限,然而温暖的话还没说出口,温柔就开门走出来,温暖只好把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姐妹俩回到家里,温柔唠叨着劝妹妹接受朱临路,温暖有些不耐烦,她郑重地告诉姐姐,自己已经对占南弦提出了辞职。温柔虽然不知道妹妹辞职的真正原因,但依然表示支持。另一边,占南弦在照顾宠物小乌龟,他喃喃自语:“你对我不理又不睬,但你以为能逃得出这个鱼缸吗?”占南弦语气轻缓,与其说在与宠物对话,倒不如说这也是他想对温暖说的话。第二天,管惕来找占南弦,丁小岱一见到管惕,就兴奋地站起来,热情地打招呼。管惕生怕自己“招惹”到这个姑娘,连招呼都不敢打,三步两步跑开了,令丁小岱一头雾水,很是失落。薄一心的父亲自从与温暖有一面之缘后,便特意来到浅宇寻找温暖,他坦白身份,希望温暖帮忙给一心带话。温暖努力回忆,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大学时期曾经见过一心的父亲,那时他曾没完没了地纠缠一心,厚颜无耻地索要钱财。所以,温暖对一心的父亲没有任何好感,拒绝了他的请求。薄一心拍戏期间,潘维宁作为投资人也在现场,但是,他却对一心视而不见,两人之间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屏障。这时,一群粉丝前来探班,一心父亲也夹在其中,令薄一心非常紧张,她很担心,占南弦一旦知道真相,会怎么看待自己的家庭背景呢?丁小岱来到研发部寻找管惕,管惕本来想尽千方百计躲着她,无奈还是被小岱抓了个正着。丁小岱委屈得掉下眼泪,询问管惕为何要对自己避而不见。管惕语无伦次,费劲地解释着自己和小岱之间的关系,然后慌慌张张地离开,小岱并没有明白管惕的意思,只是觉得莫名其妙。薄一心的父亲再次来找温暖,这次,他拿出了自己的病情诊断书,上面写着“癌症晚期”,薄父希望温暖能将此事转告一心,他只是想向女儿郑重地道歉。人命关天,温暖答应了薄父的请求,但是一心愿不愿意相见,温暖也无法保证。温暖回到家里,第一时间给一心打电话,但薄一心的情绪非常激动,坚持拒绝见父亲,温暖见她固执,也只好作罢。薄一心放下电话,又陷入痛苦的回忆,年少时期,父亲不仅酗酒,还嗜赌成性,他一旦耍起酒疯,自己和母亲就只能忍气吞声,所以,一心永远无法原谅父亲的所作所为。很快,占南弦通过调查,也得知神秘男子的真实身份,并知晓他已患上癌症,还曾与温暖碰面。占南弦在讶异之余,嘱咐手下不要对外透露此事。

用手机或平板摄像头拍下或者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分享给微信好友或者朋友圈
温暖的弦 52集全  张钧甯/张翰的QR Cod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