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开心麻花出品喜剧《乌龙山伯爵》

这个国庆档对于开心麻花来说并不轻松,被寄予厚望的承上启下之作《李茶的姑妈》并未取得预期的成绩,关于价值观和话剧电影化的质疑与争议再一次扑面而来。看来延续了3年的银幕“麻花热”,确实需要降降温了。

但这并不妨碍麻花事业版图的扩张,如今的开心麻花已经从当年只能卖出7张票的小剧场,走到了更大的舞台上,舞台剧、电影、综艺、网剧,还有未来将延伸出的音频剧等模式,麻花的产业链正在不断扩大与优化,它已经成为了内地最大的喜剧生态系统之一,通过IP孵化、演员培养、品牌裂变等多种方式,为喜剧市场不断输出新鲜的血液。

不过对于“麻花人”自己来说,每个人的心态都出奇地平静,和他们的交流中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姿态放得很低,提到的最多的词往往就是“幸运”和“感恩”,他们表示开心麻花即使做的再大,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能带给大家快乐的喜剧团队,这是初衷,不会忘记。

虽然《李茶的姑妈》票房与口碑失利,但明年的春节档仍将是麻花的天下,而同一天上映的两部新片《飞驰人生》和《疯狂的外星人》主演都是沈腾,所以走到电影院里,观众仍能感受到麻花的热度与魅力,也许经过这一次的小挫败,他们能做到更好的自我总结与完善。

今年适逢开心麻花成军十五周年,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了几位开心麻花的几位功勋演员,以及幕后推手——总经理刘洪涛,听他们分享属于自己的“麻花故事”,重走开心麻花创业15载之路,看新晋“喜剧之王”是如何在争议声中诞生的。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沈腾凭卓别林形象夺得第一季《欢乐喜剧人》总冠军

从只卖出7张票到喜剧舞台的“话事人”

开心麻花正如他们故事中所塑造的主人公们一般,在一开始并不走运。

2003年,遇凯、田有良、张晨,三个分别来自北大、中戏和南开三所名校的毕业生凑在了一起,那时候中国的影视业还不算蓬勃,三个人本打算合伙开一家影视公司。可惜出师不利,正好遇上了席卷全国的非典,想要拍电视剧的想法无奈只得中断。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开心麻花董事长张晨

还好田有良在中戏时曾经导演过一部话剧《翠花,上酸菜》,口碑票房都不错,三个人想着,既然这条路不通,干脆做话剧试试吧,于是以这个故事为蓝本,开心麻花的第一部话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诞生了。

开演之前,开心麻花团队租下了中戏的千人剧场——逸夫剧场,还仿照百老汇的模式,一口气预定了40场演出。看上去“万事俱备”,可惜东风迟迟未至。话剧开演后的进展并不顺利,虽然请来了当时已经成名的何炅、谢娜来做主演,但《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的票房还是惨淡得让人不忍回想。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的海报,除了中间的何炅和谢娜,还有左三的沈腾
 
《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的首轮演出演了多少场,就亏了多少场,最惨的一次,竟然一晚上只卖出了七张票。北京那个下着雪的夜晚给现在已经功成名就的沈腾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在采访中回忆说,“麻花的六个领导当时就站在雪地里,等着那七个买了票的观众来,给他们退票,因为根本演不起。”

很快,张晨又带领着开心麻花团队开始了《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的第二轮演出,地点从中戏换到了海淀剧场。终于,在中关村,开心麻花遇见了自己的第一次机遇。在优质的口碑、适中的票价、年轻白领的娱乐需求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爆了。最火爆的时候,上座率接近100%,和仅仅卖出七张票的时候“判若两剧”。

张晨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开心麻花的第一部话剧成功了,第二部、第三部接踵而至,团队趁热打铁,在每年年底推出一部贺岁喜剧:2004年的《麻花2·情流感》、2005年的《麻花3·人在江湖飘》……开心麻花发展的速度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快。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年轻时的沈腾,还真是小鲜肉一枚

市场有了,人才自然也不能少。《李茶的姑妈》主演黄才伦和我们分享了自己加入开心麻花的故事,频频提到的一个词是“命运”。的确,如今在麻花团队里能独当一面的演员们,当初在加入这个组织时,好像都在冥冥之中有着一种宿命感,巧合的是这种“宿命”都与沈腾有关。

开心麻花寻找演员的重要途径是中戏、军艺和舞台,马丽就是这么被沈腾找来的。加入开心麻花前,马丽在林兆华戏剧研修班读了一年,每天跟着濮存昕一起演话剧。沈腾就是在人艺的小剧场话剧舞台上发现了马丽,能演喜剧的女演员本来就不多,麻花的成员们觉得马丽在这方面有些潜力,就把她招了过去。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艾伦与宋阳

宋阳则是2005年时,自告奋勇给沈腾打电话,提出想要加入麻花的。宋阳从2003年就开始看开心麻花的戏剧,每部都看过五场以上,毕业后他给自己的师哥沈腾打电话说,自己想进开心麻花学习一会儿,“干什么都行。”艾伦是2006年的时候,被彭大魔导演介绍来开心麻花的,一下子就连着演了《倒霉阿翔》和《疯狂的石头》两部喜剧。沈腾参加《欢乐喜剧人》时,艾伦成为了金牌助演,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也已经是很抢手的影视喜剧人才。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黄才伦

和上面的“前辈”们相比,黄才伦算是开心麻花的“新人”,他直到2009年才正式加入麻花。但在2005年,沈腾刚开始排练《疯狂的石头》时,他就已经开始跟着麻花的成员一起出谋划策了。那时候他大三,大概还想不到十几年后自己也能成为开心麻花的第四部电影作品《李茶的姑妈》的男主角。

就这么一边在剧场里发掘人才,一边靠着师兄师弟的推荐,开心麻花搜罗了一大批热爱喜剧的演员。从2008年开始,他们在每年一部贺岁话剧的基础上,推出一系列日常演出的剧目,但一切却没有那么顺利。黄才伦在采访中回忆说,那时候自己刚毕业加入开心麻花,中国的话剧市场还不像现在这么成熟,演话剧的收入十分堪忧,“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困难”,演员们都是靠着热情和一股冲劲儿坚持了下来。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

即便有些艰难,但开心麻花团队坚持的始终是让每一个包袱好笑。我们探班开心麻花公司的那天,可以听到办公室里常常传来创作团队读剧的声音,开心麻花现任总经理刘洪涛在采访中也提到,团队这些年最重要的两项任务就是研究喜剧和研究观众,每一场表演后都会详细地研究和记录观众的反应,再以此为根据,改进每一个“笑点”。

推出常态剧目之后,开心麻花慢慢培养出了一批固定观众,演出量和从前相比也大了很大。黄才伦提到,那时候他一年的演出量可以达到二百二三十场。也许是怕我们不理解这个数字背后的含义,黄才伦又解释道:“一年演200多场话剧表演,等于说我这都没有休息,就是一直在演。”当然,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开心麻花能给演员创造如此之大的演出量也能说明当年其在北京、乃至全国的受欢迎程度,“正常的话剧表演,一部戏演20场,就了不得了。你很难想象一个演员在一年可以演200场话剧,这是什么剧团,这不是剧团,这是开心麻花。”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令开心麻花打开春晚市场的《今天的幸福》,“郝建”深入人心

刘洪涛在回忆麻花这些年的发展历程时,用了“幸运”这个词来概括。2011年,开心麻花迎来了一个“灵光乍现”的转折点——小品。那时候,开心麻花在北京的话剧市场上已经风生水起,可小品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在那以前,小品界当之无愧的“话事人”还是赵本山领衔的“赵家军”。幸运之神很显然在这时候再次眷顾了开心麻花,从2012年开始,常年获得春晚小品类节目一等奖的赵本山和“赵家军”退出了春晚。第一次上春晚的开心麻花,抱着“必死”的心态,走过了四轮正式审查,最终带着《今天的幸福》成功登上春晚舞台。

和话剧市场相似,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之后的路途就变得顺利了许多,从《今天的幸福2》到《扶不扶》,开心麻花渐渐成为了春晚舞台上的常客。2013年的一句“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无鞋”成了当年的一句网络流行语,让沈腾和马丽真正走红全国,开心麻花这个名字也从一个小众的话剧公司走到了大众的面前。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沈腾和马丽是开心麻花最早令观众熟知的演员

小品让开心麻花变得更为主流,又一个改变公司命运的决定发生在2012年。张晨在看完《泰囧》之后和麻花的几位创始人说:“怎么样,哥几个,咱们以后是不是得把电影当作一个正儿八经的事?”从那一刻起,麻花开始与电影产生关联。

从不被看好的“驴”到票房超60亿的“黑马”

《驴得水》对刘洪涛来说,像是一个赌注。

电影上映之前,几乎没有人看好这个项目。从公司内部到一些合作的圈内好友,大家都一致地劝刘洪涛放弃《驴得水》。毕竟和《夏洛特烦恼》这样爆笑又贴近观众生活的作品相比,玩起黑色幽默的《驴得水》看起来可完全没有大卖的品相。更何况,这部原著话剧的出品公司并不是开心麻花,也没有大家熟悉的沈腾、马丽等麻花演员加持,要将它改编成电影放上大银幕,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甚至还有人直接给刘洪涛泼冷水说:“这个电影你就别想票房了,在北京、上海找几个影院,能放几场就几场。”刘洪涛听着这些善意的劝解,心里却满是不服气。在他和张晨看来,开心麻花是一家喜剧公司,《夏洛特烦恼》式的爆笑是其中一个类型,《驴得水》所代表的黑色喜剧为什么就不能属于这个范畴呢?就凭着这股子“一意孤行”的劲儿,刘洪涛带着开心麻花实现了《驴得水》的影视化。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驴得水》中的张一曼成为了大家热议的银幕形象

最终,《驴得水》收获了1.72亿票房,豆瓣评分8.3分,是豆瓣2016年最高分的华语电影。当然,也是开心麻花到现在为止,口碑最优秀的一部电影。

上映前打下的那些赌,刘洪涛几乎全赢了。

故事回到做电影这条路的最开端,刘洪涛和他的团队还没有那么大胆,对于当时的开心麻花来说,做电影这件事面临着两个很大的难关:电影观众的需求是什么,又该如何将舞台语言转化为镜头语言。尽管那时候麻花已经拥有了自己独特的喜剧风格和人群受众,但如何才能让这种属于麻花的风格在镜头前找到“舒服”的表达方式还是给开心麻花团队出了一个大难题。这样的纠结同样发生在演员身上。黄才伦在聊到话剧与电影表演的区别时,也坦言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演艺术,话剧更多的是轮廓性的表演,每一个包袱都可以抖得大开大合,但电影的镜头可以拉得非常近,观众能关注到演员细微的表情和对动作的处理,这就要求演员要控制表演的尺度。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夏洛特烦恼》火了,也捧红了非麻花演员尹正与王智

研究学习了好半天,开心麻花选择了一直以来广受观众好评的《夏洛特烦恼》作为试水之作。在刘洪涛看来,和开心麻花别的作品一味追求爆笑不同,《夏洛特烦恼》的内核是一个很温暖的故事,适合各年龄阶段的观众观看,再加上沈腾、马丽等“台柱子”作为主演,刘洪涛觉得开心麻花向电影业进军的时候到了。

有些戏剧性的是,《夏洛特烦恼》上映期间最大的对手,恰好就是刺激到麻花下定决心做电影的《泰囧》续集《港囧》。上映后,刘洪涛很紧张网络上对于电影的评价,前三天每天都盯着豆瓣,一条条评论读下去,长的短的、好的坏的,就好像曾经很多次,他在话剧演出时,坐在台下记录观众的笑点一样。

很幸运地是,一切都像刘洪涛预期的一样,那些在话剧剧场里被观众们验证过无数次的笑点在镜头前同样奏效了,《夏洛特烦恼》在观众中取得了很好的口碑,票房也逐渐逆袭,最终超越了“前辈”《港囧》,以黑马之姿拿下了2015年国庆档的票房冠军。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夏洛特烦恼》的成功,是主创团队们始料未及的

“话剧”的前身帮助了开心麻花,却也给它们带来了麻烦,刘洪涛和团队之前担心的问题的确出现了。《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上映后,有很多观众对电影里过于浓厚的话剧感提出了质疑。刘洪涛对此特地跑去知乎,在“如何评价电影《驴得水》?”这个问题下写了4000多字的回答,从场景、镜头、演员表演等等方面回应了“《驴得水》缺乏电影感”的质疑。在开心麻花团队看来,《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同样有电影感,只不过是“戏剧性强的电影感”罢了。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西虹市首富》是开心麻花一次成功的“裂变”

怀着这样的理念,麻花在2017年的国庆档推出了《羞羞的铁拳》,票房22.13亿,重现甚至是超越了2015年国庆档的辉煌战绩;2018年暑假参与制作的《西虹市首富》,票房25.46亿,国庆档尝到了甜头的麻花在暑期档也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出品电影票房已经超过60亿。值得一提的是,《西虹市首富》的最大投资方是西虹市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则是《夏洛特烦恼》的两位导演闫非和彭大魔,麻花实现了一次成功的“裂变”。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沈腾俨然已成为下一个喜剧电影接班人

电影之外,麻花在综艺、网剧方面也有了一定的发展,沈腾领衔的开心麻花团队在2015年夺得了第一届《欢乐喜剧人》的总冠军,曾经的”台柱子”沈腾如今俨然已经成为了中国喜剧电影的新任接班人,明年大年初一就有《疯狂外星人》和《飞驰人生》两部由他主演的电影上映。而艾伦、宋阳、黄才伦,这一批在《夏洛特烦恼》里还只能担任配角的演员,也慢慢地在《羞羞的铁拳》和《李茶的姑妈》等电影中担起了大梁。

一切超乎想象地顺利。

从口碑滑铁卢到价值观的争议

“屌丝为了逆袭不择手段,每个人都为了钱毫无底线。”

“用低级的性别观念制造老套的笑料,电影手法落后。”

“物化女性,把反智主义贯彻到底。”

如果刘洪涛这次在《李茶的姑妈》上映后一如既往地认真翻看豆瓣、猫眼评论的话,他也许会被源源不断的差评惊讶到。

当然,这些关于价值观的质疑并不是从《李茶的姑妈》开始的,在《夏洛特烦恼》刚上映时,就有许多观众和影评人以“三观不正”为理由批判开心麻花。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李茶的姑妈》价值观再引争议

刘洪涛对于这些关于价值观的质疑首先是感到不理解,在他看来,从《夏洛特烦恼》到《李茶的姑妈》,开心麻花的价值观一直非常“正”,《驴得水》是为了鞭笞人性的懦弱、自私、贪婪,《羞羞的铁拳》则非常励志和阳光。之所以在电影里表现坏的、丑的、恶的东西,只是为了批判它,但每个故事的核心都是真善美的世道人心,“比如说《李茶的姑妈》对于这种拜金的批判,我是在批判拜金。有对比才有伤害,如果我就在这儿凭空地骂拜金,那拜金在哪儿呢,什么是拜金?怎么拜金?都不知道,我怎么能批判它,这个我觉得是对我们的一个误解。”

听到“俗”这样的评价,他又表现出一丝不服气,他反复和我们强调,开心麻花所追求的是“通俗”,而绝非“低俗”。至于“接地气”这个词,刘洪涛更是不太认同,在他看来,麻花的成员和作品就生活在“地气”里,“其实我们认为自己就是普通大众的一员,我们就生活在普通大众之中,然后你能够和大众真的同呼吸共命运,你快乐着他的快乐,你痛苦着他的痛苦,也梦想着他的梦想,然后替他们发出声音,这样的作品才能被他们接受,才有共性。”

15年前只能卖出7张票,如今却成票房超60亿的黑马(图)

刘洪涛认为开心麻花的俗是“通俗”而非“低俗”

当然,在电影上映前和我们说这些的刘洪涛可能想象不到,“价值观”问题对开心麻花的口碑反噬会来得这么快。上映半个月后,《李茶的姑妈》豆瓣评分已经跌到5.1分,不及格。更让人惊讶的是,一向在票房方面所向披靡的开心麻花这次似乎也暂时性地失利了,半个月仅仅5.8亿的票房远远不如同期的《无双》,甚至隐隐有被偏文艺向的《影》超过的趋势。很显然,这一切并不太符合刘洪涛和开心麻花团队对这部作品的预期。

在刘洪涛的计划里,《李茶的姑妈》之后,开心麻花的版图原本应该进一步地拓展,可能会有不依托于话剧的原创电影剧本,也可能会开发出新的喜剧产品,让观众“在上班路上也能听一段”。

但《李茶的姑妈》的失利,显然让这一切的推进不再那么顺理成章,或许对于开心麻花这个已经走过了十五年的团队来说,如今也到了该想一想前路何在的时候了。毕竟,不是每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都能像电影一样,走过“起承转合”就走到“迎娶白富美”的人生巅峰。

发表评论